为了《热辣滚烫》,惊艳蜕变的贾玲经历了什么? - 酷云影视

为了《热辣滚烫》,惊艳蜕变的贾玲经历了什么?

来源:人气:392更新:2024-02-13 14:16:34

贾玲自编自导的电影《热辣滚烫》已于大年初一正式公映,她饰演的乐莹从生活的困境中决心改变,敢于向命运挥拳的勇气感染了无数观众。贾玲从“大码女孩”到女拳击手”的蜕变也令无数影迷动容。本期电影频道春节档特别策划《蓝羽会客厅》特别节目专访了贾玲,聆听她成为“乐莹”的心路历程。

热辣滚烫(2023)

又名:百元之恋 中国版

主演:贾玲 雷佳音 李雪琴 乔杉 杨紫 

导演:贾玲 


1905电影网专稿 中国电影百花齐放,新春电影红红火火!


贾玲自编自导的电影《热辣滚烫》已于大年初一正式公映,她饰演的乐莹从生活的困境中决心改变,敢于向命运挥拳的勇气感染了无数观众。贾玲从“大码女孩”到女拳击手”的蜕变也令无数影迷动容。本期电影频道春节档特别策划《蓝羽会客厅》特别节目专访了贾玲,聆听她成为“乐莹”的心路历程。


贾玲:大家好!我是演员贾玲,祝大家新春快乐。


蓝羽:《您好,李焕英》之后,我记得您说过自己不一定未来还要继续做导演了,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创作欲望想再去执导一部电影?


贾玲:感觉有激情想要表达的时候吧。为什么是这样一个故事,我觉得是人走到某一个阶段想去用电影这个载体去讲述一件事情,它都是临时发生的,都属于激情创作。



蓝羽:您这次应该是先增了三十斤?


贾玲:三四十斤。


蓝羽:然后又减重了一百斤?


贾玲:好像一百斤零几两。其实我增重是因为我本身的银幕形象,我给大众的感受一直是快快乐乐的,观众又比较包容我,再长胖一点,观众觉得可以。再长胖一点,也可爱,我很难打破我自己那种可爱活泼的形象。我希望脱离以前的银幕形象,我需要做一些突破。瘦也不是我最终的目的,我也不是说一定要瘦成什么样,我总问我的教练,我说我能抗住饿,我可不可以一年不吃饭。他说你要肌肉吗?我说我要。他说如果要肌肉的话,就只能练,吃得很健康,不断地练。我想让观众看到她很积极的样子,她开始爱自己的样子。


贾玲:我记得我那段时候我每天很累,总是在问自己,问自己这个人变得更坚定了,变得更从容了,变得更自信了,是瘦子的功劳吗?还是胖子的功劳?她们俩到底是过去的人还是现在的人?她们谁是更棒的人?我觉得她们俩都是很棒的人。



蓝羽:说着都要哭了。


贾玲:我有一天在照镜子的时候为自己感到骄傲,我很为自己骄傲,我就冲着镜子对自己竖了一个大拇指。我就在思考,我是在给我的现在竖大拇指,还是在给我的过去竖大拇指?我觉得这两个人都值得。我有时候会想,我自己拍了一部电影,如果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改变的话,那我的表达是不是会有一些缺失。



蓝羽:全身心的体验和投入创作当中,您才是教科书级别的体验派。


贾玲:是的,我是体验派。


蓝羽:我看到有一个侧拍,摄影指导当时问您那个酒窝还在吗?身材变化的过程当中,您会在意酒窝还在不在吗?


贾玲:我这个在意,酒窝得在啊。因为我有内测电影,有一天我就戴着帽子进去现场,观众不认识我。我听到有两个男孩说了一句,她不乐我都没认出她来,我当时想,我的妈呀,还好酒窝在,这酒窝要不在了,自己可能也会有一点措手不及吧。因为我本身想象给观众是,哇,是这种感受。内试的时候看到观众,观众说,那是她吗?我心里一下就感觉,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。



蓝羽:这一次还是自己做导演又做主演,在现场会是非常忙碌的状态吗?


贾玲:我拍戏会有一个奇奇怪怪的小习惯,因为我既是演员又是主演,所以我会提前把戏提前测拍出来。它没有景,也没有其他的演员,我们大碗娱乐的人来替,比如说替雷子(雷佳音)、替杨紫、替张小斐,张小斐有时候她自己会来演,也是我们公司的人嘛,也不要钱的,我就给她拉过来先把戏演了,这样就能减少我在现场导演的工作。


蓝羽:这部电影当中,乐莹在性格上也有大家完全想象不到的一面。为什么给了她这样的性格设定。


贾玲:我觉得她本身其实很内敛,世界上有很多不擅长表达的人,其实深爱着这个世界,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她的内心波涛汹涌。我抛弃掉了很多身份的问题,她不是谁的父母,也不是谁的儿女,不是谁的爱人,甚至不是男,不是女,是自己,就是一个独立的人。我希望这是我的梦想,希望自己开始关注自己,就是要爱自己,要关注自己。



蓝羽:您觉得现实生活当中的贾玲,有乐莹的一面吗?


贾玲:当然有了,否则我不可能在这个电影里找到跟她的一些连接,只不过我更活泼一些,我可能会有那种性格,但是会转瞬即。有时候也会有很敏感,又会很共情,有时候很快又忘了。但是当去创作这个角色的时候,想脱离贾玲远一点。


蓝羽:以前您给大家的印象都是充满了欢声笑语,大家都说没有贾玲接不住的话。


贾玲:这个也是我的一个压力,万一有一天接不住的话,心里压力会很大。


蓝羽:喜剧给您带来过压力?


贾玲:喜剧没有给我带来压力,如果有一天我不能使人快乐,我会有很大压力。因为喜剧演员都会有一点点在意我们是否能够为观众提供快乐,有没有提供观众快乐的时候,是会自责。



蓝羽:我记得您曾经说过做喜剧人是有使命感的。现在对于大多数的这个观众来说,大家印象当中您还是原来的样子,会担心大家适应不了一个全新的贾玲吗?


贾玲:有一次我躺在床上想了一下,我心想万一以后观众不喜欢我了,我没工作了可怎么整,后来想了一下,一个人会变吗?她的性格很难改变吧,我觉得表达的方式,说话的方式可能会变,但是她为大家带来一些东西的心是不会变的。


蓝羽:这部电影当中,打拳击是完全学习了专业的拳击吗?真正接触之后,和您想象中有什么不同?


贾玲:学了一年多。没啥不同,就是疼。挺疼的。以前不会去想,为什么拳击一回合才两分钟大家就累的都不行了,后来真的自己打才知道那两分钟有多长。漫长到每一秒都那么煎熬。我感觉如果您想让自己生命线更长一点,可以一直打拳击,就会感觉到日子真难熬。那两分钟真的太难了,得时刻保持警惕,台上就我们两个人,每一拳都有可能成为重拳,每一拳都要用爆发力。



蓝羽:是真打的是吧?


贾玲:对,有一场是真打的。那一场是真打之后,人就会有一点点自己跟自己较真,我当时心想,如果我能抗住打的话,我就能拥有第二场的场面。后来我觉得我第二场那场镜头是真打的话,那我第一场就得是真打,这样观众才能觉得是真打,那我的第三场就不能是假打。如果要换成别的演员的话,作为导演来说,我会很愧疚,但还好,导演和演员都是我自己,那我就自己跟自己说,如果我能扛得住,我就能拥有这个镜头。


蓝羽:有没有人劝您,不要真打?


贾玲:有,大家都在劝,但是我有对自己作品的那个要求,我知道大家都在保护我,但是我当时跟我的那个对手,桂玲是全国女子拳击的冠军,因为如果找武行兄弟的话也能打,但是他会打出来在那个长镜头里它会显得有一点点假,我不想在那个时刻让观众跳戏,因为我想让在那场拳赛里有我自己的想要表达的东西。一定要是一场真实的击打,一定要让观众觉得这个女孩在拼尽全力爱自己,她在拼尽全力为自己而战,她在拼尽全力去证明自己。


蓝羽:对手演员是职业的拳击手?


贾玲:她叫桂玲,人特别可爱,她很热爱拳击,她能让我感受到运动的那种魅力。她在打的时候,很多人都跟她说,一会别把导演打伤了我就过去跟她说,我说桂玲您一会一定要真打,要用尽全力,我们有可能才会一条过,我说如果您收着劲的话,我就不会过这一条,我不过这一条,就代表我们还要再打一次,我说我能抗住。



蓝羽:您也是把自己隐藏了很长一段时间,您怎么看待网络上的一些声音。


贾玲:因为我不想引起身材焦虑的这一个问题,我也不想讨论一个人的胖瘦,特别是因为我本身表现的就与这个无关,但是又确实是通过外形的变化来展现,我只是希望观众看了觉得确实跟胖瘦无关,她只是变强了,我只是想要传递这个。



蓝羽:您能想象到那您将迎来一些什么样的声音吗?


贾玲:谢楠看完电影以后给我的回馈让我觉得好满足。她的原话是,我刚看完电影,她说我就不跟你说任何关于情绪上的东西了,我现在去联系了我以前想学书法的班,也联系了表演课的老师,我以前觉得我可能没时间去学表演,但是我现在开始行动了,我开始要去做那些我想要去做的事情。


你会感觉大家因为你的作品变好了,就像当年《您好,李焕英》,我没有因为票房多少而(改变),因为它没有那么重要。《你好,李焕英》最打动我的是,有一家人本身不想回去看父母了,然后看完了《您好,李焕英》以后他们开车回去了。


我当时就觉得我是一个有意义的人,那种意义不是因为我是相声演员,或者喜剧演员。我以前有一个很纯粹的目标,如果我以自己的能量为一些人带来薄薄的快乐,我都会觉得自己好棒。



蓝羽:您接下来给自己的计划是什么?


贾玲:接下来我跟杨紫还有张小斐有部电影,题材关于传销的。


蓝羽:喜剧方面呢,您还会有什么样的新的计划吗?


贾玲:我觉得得看看题材,得看表达,我现在对电影了解可能没有那么多,但我认为我可以做更多。



报道/邹大锐 吴之萤 朱丽娜 杨轶 王亚飞

最新资讯